如何正確理解”融資“這件事

轉載2018-05-30

一句“風口上豬都能飛起來”的諷刺昭示著時不時會出現的資本與創業的非理性狀態。

Founder Collective的管理合伙人Eric Paley今年發表了一篇文章,提醒創業者注意,融資數量與創業成功并非正相關關系,有時金錢會變成一劑甜蜜的毒藥,在不知不覺中腐蝕初創企業。因此,創業者需要學會高效利用風投資金。

Founder Collective成立于2009年,迄今已有29個成功退出案例。知名投資案例包括Uber、Venmo、BuzzFeed、Kaggle等。

(本文轉自公眾號:硅兔賽跑

在這欣欣向榮的創投世界中,資本變得愈發唾手可得。

資本是一把雙刃劍:它可以為創業者披襟斬棘,迅速引爆企業拓張;同時卻又時刻懸在創業者的脖子上,不但會減少創業者的退出機會,更會使初創公司滑向持續燒錢、最終無以為繼的危險邊緣。

在這動輒數以百萬乃至億計的融資浪潮中,我希望通過本文指出融更多的錢,并不意味著初創企業離成功更近,相反,謹慎融資,將融資數額控制在合理范圍內,以及高效的資本策略,對創業者更有利。

1

融資規模與企業成功

并無顯著關系

誠然,公司拓張離不開資本,但權威天使基金Founder Collective所調查的IPO數據卻出人意料地顯示,更多的融資并不能造就更成功的公司。

經過對近五年來20家最成功的科技公司(依據科技公司市值排序,選取排名前20的上市科技公司)進行分析,有以下發現:

- 14家公司上市前的總融資額少于1.25億美金;

- 14家公司中,融資額在5000萬美金至1億美金之間的有6家;低于5000萬美金融資額的也有6家;

- Atlassian(一家為程序員和產品經理等開發管理工具的企業服務領域的公司)甚至完全沒有融資。

一般獨角獸的平均融資規模大約為2.84億美金,而這14家公司的融資規模遠低于這一平均值。

有人或許覺得這樣的數字過于空洞,于創業者以及企業的實際發展并無價值。因此,我希望通過一個實際案例,討論一個與創業者本人息息相關的因素:財富。

更少的融資規模不僅造就了更偉大的公司,也給予了創業者更大的創富空間。

2

你愿意做Zappos

還是Wayfair的創始人?

我常常問哈佛商學院的MBA學生們這個問題。

這些精英學生,幾乎每位都熟悉并憧憬Zappos式的成功,卻鮮有人聽聞過Wayfair的故事。自然,十有八九選擇了Zappos。

Zappos的成功經歷可以載入教科書,供后續無數學生學習。它曾是美國最大的鞋類電商,在硅谷最好的VC的資金支持下,Zappos每個階段的發展都如魚得水。

2008年,Zappos的年銷量便遠遠超人預期地突破10億美元,并在次年被Amazon以8.5億至12億美元之間的價格收購。

創始人Tony Hsieh,不僅用他別開蹊徑的領導理念多次登上權威雜志封面,也隨著公司的收購,帶著2.1至3.7億美元的巨大財富瀟灑離場——這樣的成功,自然令人心向神往。

然而,許多人卻并不了解另外一個更加成功的電商創業案例。

Wayfair是一個家具電商公司。創始人Niraj Shah與Steve Conine白手起家,通過購買數百個諸如“www.racksandstand.com”等網址進行SEO(搜索引擎優化),從而巧妙利用谷歌的算法積累用戶。

從第一個月開始,Wayfair便已經開始盈利,但與Zappos不同的是,直到他們的銷售額突破5百萬美元之前,他們從未接受任何外部資金。很多人認為Wayfair過于固步自封,但兩位創始人一直笑到了公司2014年在紐交所上市。

Wayfair有諸多值得學習的成功經驗,然而最引人矚目、最值得探究的還是兩位創始人的成功方式。

公司上市之際,每個創始人依然占有公司大約29%的股份。雖然兩人在上市后頻繁出售股份,根據3月1日顯示的69億美金的市值(Wayfair如今市值攀升至81億美金),兩人各自坐擁的財富價值是Zappos所有股東從出售公司一單中賺取的財富總和。換言之,通過高效地使用資金,以及在公司頗具規模后再進行融資,Shah和Conine賺取了Hsieh近乎十倍的財富。

回到最初的問題,你更愿意做Zappos還是Wayfair的創始人呢?

我的答案是:我更愿意做Wayfair的創始人。

3

高效資本策略

對公司發展的重要性

有些人會覺得這樣的差距是因為家具與鞋類市場的差異。

的確,家具市場是鞋類市場大小的兩倍,但由于鞋類的高購買頻率、低運輸成本,以及較少的客戶爭議與退換貨,后者無疑更適應電商的發展。

因此,盡管行業特性多少有些影響,最大的因素仍在于兩者差異的資本策略。

Zappos在創業初的六年內共融資6280萬美元,而Wayfair在前六年里卻不曾借助一分唾手可得的風險資金來加速自己的發展;當然,公司在確立了市場中的統治地位以及具備相當的規模后,Wayfair對資本同樣來者不拒——他的總融資規模是Zappos的三倍之多。然而,由于公司的規模,兩位創始人掌握了較大的議價權,因此外部資本對創始人股權的稀釋遠小于Zappos。

過早地借助外部資本以及過多的股權稀釋的負面作用,遠不止經濟損失。

當Zappos被Amazon收購后,Hsieh表示他是因為其余股東的壓力而“被迫”出售公司——頻繁融資,在帶來成功的同時,也迫使他最終放棄自己的夢想與堅持。

或許,如果Hsieh依然掌控著Zappos,公司未嘗不能上市。不同于Hsieh的無奈,直到IPO之時Wayfair的兩位創始人依舊控制著超過半數的股權,使得他們得以保持在這龐大企業中的話語權。

這樣的無奈,在企業中頻頻發生。

譬如,喬布斯盡管天縱英才,卻因為早期引入過多投資人,包括施樂公司、羅斯柴爾德等,導致其股權在1980年IPO時稀釋至15%,最終無奈被掃出自己一手創建的蘋果;再比如前些年的俏江南,為了引入鼎暉創投的2億資金,冒險簽署對賭條約,其失敗迫使張蘭出讓控股權,甚至資產遭到凍結??梢婏L投對企業與創業者的潛在威脅

該案例的比較止步于公司各自的收購與IPO。事實上,上市之后,更有效的資本策略同樣有益于企業的長期持續發展。

Founder Collective的數據證明,融資規模最大的20家上市公司在上市后增值了22%,而融資規模最小的20家上市公司則增值了89%。盡管樣本量較小,但差距是驚人的——憑借客戶的信任穩步發展的企業,相較與依賴外資迅速膨脹的企業,具備更強的發展潛力。

4、問題沒有這么簡單

當然,風投的意義遠不止前文所討論的這么簡單。事實上,絕大部分企業都無法達到Zappos或Wayfair中任何一個的高度;對于很多創業者來說,讓企業站穩腳跟,比尋求回報來得更加切實。

對于他們,風投絕不止意味著一筆不菲的資金,更是一本名片簿——客戶也好,合作伙伴也好,其余投資人也好,這些都可以在推動企業發展中發揮重要作用。

同樣,我們也不能斷言Tony Hsieh在沒有這么大規模的融資下,依舊能達到現在的高度。但無論如何創業者應銘記在心,去精益、高效地尋求與利用風投,而不是盲目追求資本,以出“風頭”。

文章轉載自公眾號:硅兔賽跑,如有侵權,請聯系刪除。

瘋狂BP免費在線商業計劃書制作工具,提供各行業海量風格模板,創業計劃書范文教程,此外還有專門團隊提供商業計劃書定制優化,融資對接等服務。

微信福彩真的能赚钱吗